杏花海绵-

又搁是落雨的暗眠

想念|和cxh的恋爱


-

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特别特别想你,恨不能立马冲到你身边见你。

找遍了所有看上去可行的航班,算尽了所有有空的时间,结果还是逃不过要请很多假的命。记得上一次绞尽脑汁编借口,老板已经摆出冷漠脸,很不情愿才批准,这次要是还请假肯定没戏。

工作和距离造成的阻碍,像一个巨大无比的怪物。它横亘在我们中间,当我想要踏出一步,便被它像捏蝼蚁般轻而易举地捏住放回原位。

为什么交通已经如此发达,而在想你的时候,还是只能仅仅想着你?

除了等待,我别无选择。

思绪一团乱麻。

办公桌上堆满各种资料再加刚计算过的时间表乱糟糟的,头发也被我抓成鸡窝,自己把自己搞得像个愤怒的思想家。

又怔怔地望着窗外,看街道上的行人和车辆如流水般滑过。时间冷酷无情地流逝,思念分分秒秒地堆叠成金字塔,耸立为此刻不能承受之重。

好不容易才从桌上几百件东西里摸到手机,我拨通你电话,你一接起来,像往常一样轻柔地叫了我一声「猫猫」。听到熟悉的声音,我却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,眼泪如潮水一般倾泻,止也止不住。

电话那边传来你焦急的声音。

你不停呼唤着我的名字,问我怎么了。可我的喉咙却像被硬生生堵住,很艰难才说出一句「我好想你」。

我想告诉你中午根本吃不下饭,工作一点都提不起劲,会议上的报告说得毫无条理乱七八糟。还把相册里你的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,聊天记录熟悉到都能背下来。

而这些,那一刻我都没有说出口。

最终能代替我表达的,只剩下眼泪,汹涌如发脾气时的海的泪水。

想一个人有多想念,那又是文字失效瞬间。

然后你回来了。在打完这通电话后的第六个小时。

我不知道你当时就推掉了和大家一起的聚餐,然后改签了离当时起飞时间最近的飞机;不知道你连行李都叫小助理帮忙收拾,之后再一起带回来;不知道你独自一人在半路被狗仔拍到,说不定又会出一些虚无缥缈的八卦新闻;不知道你也同样,这么想念我。

这些都是后来怪兽哥告诉我的。

而当我打开门的那一刹那,我只得到一个温暖又充满安全感的怀抱,这无声的安慰。

在你怀里我哭了又笑,踮起脚尖给了你一个深深的吻。

两个人对视,一个笑了,另一个也笑了。

如果这个世界上有灵丹妙药,他的名字,叫「陈信宏」。

评论(2)
热度(23)

© 杏花海绵-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