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花海绵-

又搁是落雨的暗眠

奶油做的我(nǐ)超甜的|和cxh的恋爱


吃完晚饭还嫌不够,缠着你出去吃蛋糕。

没想到你对形势估计错误,今天这家蛋糕店来了好多人,还在街道拐角处的我们就被超大人流量吓到。

我们躲在拐角这里一堵墙后面,一上一下探出两个头,望向对面的蛋糕店,两个人偷偷摸摸像是要去做贼。

「我们回去吧。」我缩回来探出去的头,不安地拉扯你的衣角,还不忘跳起来把你的渔夫帽向下压一点。

「都出来了就去吃啦,大不了被认出来,你说是不是,我的小助理?」

你故意拉长了「小助理」三个字的尾音,瓮声瓮气的。

「谁是你助理,我是你老婆!」我重重拍了下你的肩膀,你刚要条件反射喊出痛又一下子捂住自己嘴巴。

干得好,大街上不好这么高调的。

古有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,而我就没那么有骨气了。蛋糕店传出来的香味一阵阵飘,我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。

嗯,偶尔玩一下角色扮演游戏好像也蛮不错的样子。小助理就小助理,大不了回去「修理」你。

「不怕啦,我有老板娘电话,叫她帮我们留着后门,然后去那间一般人进不去的包厢好了。」

「喂!你什么时候认识的老板娘!」

一个霸道亲吻表示拒绝回答。

在美食面前暂时屈服是我一向奉行的守则,于是我们俩调整好帽檐,你重新戴上口罩,在大街上溜得飞快。

我还特地从包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,想着万一被抓到也能演得更像一些。

感谢昨天加班回来后懒癌发作没收拾包包,想不到现在还能派上这样的用场。

-

蛋糕上来了,我正要开动就被你阻止,说这么难得的出糗经历要拍下来发朋友圈。

天时地利人和,我抢先按赞,然后评论了一句:「这位哥,这个蛋糕好吃吗?」

你光速回复:「好吃啊。」

「那可以给我吃一口吗?」

「你靠过来嘛。」

「啊~(张大嘴了」

刚回复完,面前就出现了一只叉子,叉了一块比我嘴巴还大一倍的蛋糕。

「太大了太大了!」

可现在的你完全就是「看不到听不到不知道」状态本人,非要把蛋糕往我嘴里塞。

整个嘴巴都被塞满的结果,就是一句「陈信宏你太讨厌了!」变成了「#?@~?&/&!」。

对面的你快笑趴下了。

???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。

好艰难才把蛋糕咽下去,第一件事就是冲到你旁边打你。无奈斗不过你的力气,最后还是在你怀里乖乖就范一动也不动。

你亲了我一口,嘴巴边上沾满了奶油。

不仅没打到,反而被你逗也逗了,亲也亲了。偷鸡不成蚀把米,说的就是我了。

「你现在,真的很像一只猫猫了噢。」

你边说边伸出手,我以为你要帮我擦掉奶油,就差闭上眼睛享受了。

等听到你无敌的笑声和看到递过来的手机黑屏,才发现原来你用这些奶油画成了几根猫猫的胡须。

真是拿这样的陈信宏没办法。(摊手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杏花海绵-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