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花海绵-

又搁是落雨的暗眠

小白兔和大灰狼和猫猫|和cxh的恋爱


#这一part写得好羞耻啊我的天🙈
#怕拖着晚上发不知道还会写出什么颜色的东西现在要赶快发掉
#你们先看我去面壁一下

坐在台下陪着你嗨完了深圳的第二场,一排一座是作为家属的演唱会福利。

原本说好结束之后我来后台找你然后一起回家。可看到周围成双成对的人,很想任性一回,硬是把屁股粘在座位上,非要你来解救我。

「耍小孩子脾气噢?」

黑暗里看不太清穿黑衣服的你,但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不过。

「你才小孩子呢!」,我朝声音的方向跑过去,拿荧光棒指指天空,「天都那么黑了,我一个人不敢走。」

「刚才这里五万人欸!想要骗我来接你也要找个好点的借口是不是?」

「…唔不管。」

是的喂,反正已经骗到了。

我欢欢喜喜地牵起你的手十指相扣,过了一会儿觉得还不够,又踮起脚尖啄了你一下,只不过跳太高弄歪了你的棒球帽。

「喏,这个是来接我的奖励。」

「谢谢猫猫,最喜欢猫猫了。」

你勉勉强强挤出一个无奈的笑容,又马上背过头去,拿左手握拳挡在嘴巴前面。

真是的,装什么严肃噢,都听到你偷笑的声音了。

「对了,演唱会结束你很调皮噢,还飞吻欸,是不是知道超多迷妹都想和你谈恋爱?」

「是给你的啦。」

「是噢,对她们永远都是不负责娶只负责撩。」

「那不然…我再去娶一个?」

「喂!陈信宏!」

-

洗完澡又懒得吹头发,只是随手拿了块毛巾,就迫不及待蹭到你身边,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。

一个心血来潮,我装作不经意的样子,用毛巾擦头发的时候微微侧了侧身,没扎紧的浴衣很容易就从肩膀上滑落下一点。时不时地,还故意甩一两滴水滴在你身上。

「猫猫…你浴衣要掉下来了。」

「一点点而已,没事的喔。」我故意演成满不在乎的样子,眼睛却没忍住偷偷瞥了你好几眼。

「猫猫…」

这声音好像有点不对,比平常来得更低沉一些。

「嗯?」

「猫猫…虽然…我们有了夫妻之名,但是结婚之后…好像…还没有行过夫妻之实…是不是?」

你已经在用气声说话了,「夫妻之实」这四个字还特别用了一顿一顿的咬字。

感觉到你逐渐变重的喘息声,我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要这么自不量力地挑衅。

你仗着自己高大的优势,轻而易举一个公主抱,我就在你身上了。

完蛋了,这下浴衣是真的要掉下来了。

我把身体缩起来不敢看你,头发上的水还滴滴答答的。

但还是不得不说总裁大人的身材真不是盖的,虽然脸已经越来越红,还是忍不住享受躺在你怀里的温暖感觉。

大概是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可爱吧,大步流星的你停了下来,拿自己额头碰碰我额头。

空气即刻变得稀薄起来。

「干嘛?」你问我。

「你…你你干嘛?」

「你脸好红噢,在想什么?我就是想把你抱到床上给你吹头发啊。」

我脸上冒出三条黑线。

噢。又被调戏了。这一生走过最长的路大概就是陈信宏的套路。

你手法还蛮生疏的,好几次扯下来我的几根头发。

「痛死了…不要你吹了!」

「乖啦,马上就吹干了。」

接下来的动作明显轻了很多。你把我的头发一缕一缕分开,吹得很细致又有耐心。

「好啦猫猫。」你把吹风机收了起来,侧躺在我旁边。

我也顺势躺下,边说话边玩你的鬓角。

「谢谢小陈,下次要争取做得更好噢!」

「你是说…要把炒饭做得更好吃吗?」

「…」

就知道那句「夫妻之实」不是虚的。刚才的陈信宏就是只披着小白兔外衣的大灰狼。

「那…那个没有了…你去买!」

「拜托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」

评论(12)
热度(13)

© 杏花海绵-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