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花海绵-

又搁是落雨的暗眠

让我照顾你|和cxh的恋爱

#結婚式ですよ!

每天早上,有人被闹钟叫醒,有人被梦想叫醒,而我今天很不一样,被小陈一声「猫猫」叫醒。

尽管还是朦胧的状态,却能模模糊糊感觉到你越来越近的呼吸。我习惯性地又闭上眼,等待下一刻温暖的降临。

然而我只听到耳边传来富有磁性的一句「起!床!啦!」

嗯…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

就好像我变成了一个西瓜,然后有人在拿我练铁砂掌。

一定是我还意识不清,才会又被你骗了。

你忙不迭地揉揉我的耳朵,迅速挤出一个极其无辜,不管你做了什么都让人愿意原谅的微笑。

我懊恼地作势要打你,可手一落在你身上又忍不住将你抱住,才发现今天的触感比以往都来得细腻——原来你把那件一直以来「独得恩宠」的老头汗衫换成了和我成套的卡通睡衣。

我捏起你的睡衣,不小心捏到了你的肉,你眉头一皱叫了出来。

报仇了,我很满意。

「今天就要嫁给我啰。」

这次的声音是轻轻柔柔的,一如往常。

明明是一句幸福的话,可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,听到竟突然有点…害怕?狂喜?矛盾?担心?我不知道。

眼泪猝不及防出现在眼眶里。

兴许是由于我一反常态的沉默,你试着撩开滑落在我脸上的头发,可你越这样做我越是低头不愿让你看见。

你着急了,使了一点控制住的蛮力让我正面向你,我红红的眼睛瞬间被被暴露在你面前一览无余。

你一下子变得不知如何是好,想为我擦泪又赶不上我流泪的速度,顾上了左边管不了右边;想说些什么安慰我,却发现根本不知道我怎么哭了,无从入手。

你手忙脚乱地做了大概你能想到的所有事,唯独不问我为什么。

我真喜欢这样的你。

你叹了一口气,抱我更紧。

你知道这是我最让我有安全感的方式。

可能越深爱越恐惧。

这八年的相处,至今还像一场华丽的梦。初相识那天,遇见面前这个金黄色头发少年的场景,还恍如隔世。

而今天,我就躺在你的怀里,并且即将成为你的新娘。

我们将视对方为此生坚实的依靠,将真实的自己表露无遗,不管好的坏的未来的事情,都要一起面对。

如果上一秒是为不确定自己能否照顾好你,担心自己有时候控制不住的小脾气让你受委屈而哭泣,那么现在,我已经下定决心。

我抬头看向你,用最坚定的语气对你说:「宏宏,今天我要嫁给你了。」

-

坐在那架刻有我们名字的钢琴前,一束追光随即出现,把我周围打得发亮。

我把十指放在琴键上,慢慢深呼吸一口气,开始弹唱起那首早已排练过无数遍的「一千个世纪」。

/当时地球还年轻
    我们诞生荒凉大海里
    演化到了寒武纪
    我们长出脊椎和勇气
    某天我们开始踩出脚印
    学会双手拥抱学会爱情
/长出人类的心

在我刚唱完这一句的最后一个音,穿着黑西装白衬衫,打着俏皮领结的你,推开大门,朝我的方向款款而来。

我停下伴奏的双手,像看着九年前台上紧握麦克风唱歌的你一样,目光牢牢跟随你的脚步。

转眼间你就站在我面前,酒窝里有藏不住的无尽笑意。

我因为你灼热的目光,心脏突然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而漏跳一拍,甚至想不起来接下来你还要和我一起唱。

你在我身边坐下,点头示意,才让我反应过来。

你拿起手上的话筒,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和着。

/aha~我要和你
    一起走过  一千个世纪
    每次诞生  我都要与你相遇
    每次轮回  都是为你
    aha~我要和你
    一起活过  一千个世纪
    每次诞生  都只有一个意义
/就是和你  在一起

一曲唱毕,你伸出右臂搂住我,毫不迟疑。

我看到的一定是世界上最有温度的一双眼睛吧。

蓝色潮汐承载着千言万语,在你温柔的海洋连绵起伏。

你低下头,紧接着我便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。

你吻得很轻,但却是那种想要整个占有我的深刻。

这是第一次,你在众目之下吻我。
排山倒海的尖叫声、欢呼声、鼓掌声,我已经通通都听不到了。

时间有脚,但这一刻它为我们停止前进。

我已经忘了接下来的事具体是怎样,只记得当时的背景音乐是「让我照顾你」,而你也第一次向你的朋友们郑重介绍一个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事实,「这是我的太太。」

-

因为我们都偏爱低调,所以这次只邀请了我们的至亲和最要好的朋友。

时间晚了,大家陆陆续续地都走了,婚宴厅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。

我突发奇想地跑上台,拿起话筒。

「宏宏,我再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?」

/是你  爱你让我变得更强
    为你战斗永不投降
    让我照顾你
    我要让雨停出太阳
    我超越我自己的想象
    风雨刀枪能为你挡
    让我照顾你
/让你未来放在我肩上

我模仿你演唱会时的动作,深深鞠躬。

你冲上台抱住我。

余光瞥到有服务员姐姐进来,正觉不好意思想要推开你,她就已经迅速离开了这里。

嗯,那我就不客气地享受了!

-

今天到底有多幸福呢?

因为高跟鞋磨脚,你蹲下来为我的脚后跟贴上创可贴;

身为乐团的主唱,却心甘情愿做我的和声;

当被问到「现在最想对你太太
说什么」,这个笔带魔力的诗人却忘词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;

朋友开玩笑说今晚非把我们灌醉不可,明明不会喝酒的你却很霸道地说灌我可以但是灌我太太不行。

……

说不完了。

而且每想起一次,幸福总会翻倍。

谢谢你爱我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杏花海绵- | Powered by LOFTER